说明:记录我左腿外踝骨折的经历的过程。

起因

2019年12月26日下午我在教学楼上自习温书备考,2点多在教学楼三楼接完热水下到二楼时,从楼梯摔落,脑子一片空白,当时还没带手机,自己踉踉跄跄地下到一楼自己所在的教室,正好遇到同学,连忙借了手机打给舍友,让舍友帮我带手机和书包来教学楼接我去医院。

入院

到了离学校最近的医院,舍友忙前忙后帮我挂急诊,带我拍片,找急诊。拍片的时候还侥幸了一下,心想可能只是扭伤,结果片子拍出来拍片的技师告诉我有骨折,心里想要GG了,估计要打石膏了。到了急诊这边医生说让我找一下骨科的看一下。舍友借来了轮椅,先跑了16楼,医生不在住院部,又下到了一楼的门诊找骨科医生。等了很久,医生看了下,说这个很严重,需要手术治疗,并安排我住院治疗。那一刻感觉,非常难受。我还问了下医生能不能保守治疗,打个石膏就好,因为过几天就要考试了。医生强烈要求我住院手术治疗。那一刻感觉天都要塌了。出去医院走廊,故作镇定地给我爸打了电话,让他赶紧来医院,也给辅导员打了电话要求办缓考。交了住院押金,被安排住进了医院。

由于当天比较懵逼,没有想到转到泉州的德化县医院(德化骨科很出名),离家近,而且后面也不会多出那么多的事情出来,一大败笔。

治疗

我本来可以尽快做手术,结果周六日不让手术,好吧,只能慢慢熬,看到父亲苍白的头发,暗暗骂了自己,一直很愧疚。那几天一直在挂水消肿止痛。

第一次手术

第一次手术,前一天晚上很平静,第二天穿好手术衣服,很早就被拉进手术室,被麻醉医生嫌弃大腿粗,然后戴上面罩没多久已经睡着了。醒了有着镇痛泵的作用,也没感觉多疼,术后几天安排x光检查,医生发现了骨头位置不对,以为上检查的问题,又安排了一次检查,最后证实是他们没做好,需要第二次手术治疗。
术后第一次x光检查:

术后第二次x光检查:

第二次手术

在被通知要做第二次手术的时候,我感到害怕,眼泪止不住,原本做了一次手术已经很痛苦了,还要做第二次。迷糊间也见到我爸眼角的泪光,只能哀怨自己不争气。要做第二次手术还不敢告诉我妈,只能故作坚强地我妈日常通话。在第一次手术之后的一周,就是1月7号我又被推上了手术台,还是原来的麻醉医生,第二次手术出来已经是10点多了,这次手术把一些钉子重新调整了一下,又换了一个长的钉子。因为住院实在难受,于是在第二天拍了x光医生说没问题后,我们术后第三天就出了院。

取钢钉手术

因为手术打了一个联合钉,三个月要取出来。在3月15号左右我打电话与主治医生沟通取联合钉,他电话里说可以取,于是我们第三天包车下去准备钉子,结果到了医院他又说不能取,让我们先回去。服了,包车费不要去钱啊???因为不想在医院引发争端(我手机有通话录音),先回来。但是家里这边的医生让我下地前一定要取掉。没办法通过各种找关系联系了德化县医院骨科,想请他们取。德化县骨科的的一看,说钉子确实该取了,但是手术不是他们做的,也不知道钉子用的什么型号,万一开刀下去螺丝刀型号不对就麻烦了,还给我们分析了一波厦门的医院为什么不取,可能说疫情特殊时期,不敢乱手术,能拖就拖。所以只能作罢。在家修养了两周,又与主治医师好说歹说,终于愿意给我做取钉手术。于是星期一包车去了厦门办理入院,第三天做了手术。话说跟麻醉医生真是有缘,第三次还是他。术后第二天医生看了没问题,就让我出院。

取钢板手术

先占个坑。

Last modification:June 12th, 2020 at 10:11 pm
If you think my article is useful to you, please feel free to appreciate